老棋牌游戏

    <dir id='v6wab'><del id='v6wab'><del id='v6wab'></del><pre id='v6wab'><pre id='v6wab'><option id='v6wab'><address id='v6wab'></address><bdo id='v6wab'><tr id='v6wab'><acronym id='v6wab'><pre id='v6wab'></pre></acronym><div id='v6wab'></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v6wab'><address id='v6wab'><u id='v6wab'><legend id='v6wab'><option id='v6wab'><abbr id='v6wab'></abbr><li id='v6wab'><pre id='v6wab'></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v6wab'></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v6wab'></sup><blockquote id='v6wab'><dt id='v6wab'></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v6wab'></blockquote></dir><tt id='v6wab'></tt><u id='v6wab'><tt id='v6wab'><form id='v6wab'></form></tt><td id='v6wab'><dt id='v6wab'></dt></td></u>
  1. <code id='v6wab'><i id='v6wab'><q id='v6wab'><legend id='v6wab'><pre id='v6wab'><style id='v6wab'><acronym id='v6wab'><i id='v6wab'><form id='v6wab'><option id='v6wab'><center id='v6wab'></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v6wab'></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v6wab'></center>

      <dd id='v6wab'></dd>

        <style id='v6wab'></style><sub id='v6wab'><dfn id='v6wab'><abbr id='v6wab'><big id='v6wab'><bdo id='v6wab'></bdo></big></abbr></dfn></sub>
        <dir id='v6wab'></dir>

              <dfn id='wyc4s'><optgroup id='wyc4s'></optgroup></dfn><tfoot id='wyc4s'><bdo id='wyc4s'><div id='wyc4s'></div><i id='wyc4s'><dt id='wyc4s'></dt></i></bdo></tfoot>

              <ul id='wyc4s'></ul>

              • CN|

                南极熊专访盈普:SLS 3D打印应用市场空间大,不怕新技术竞争

                发表时间:2019-01-06 14:05:39
                2019年年底,南极熊在北京,对上海盈普三维打印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招銮、CEO翟莲子进行了深度专访,围绕着创业历程、产品变化、企业管理经营、行业竞争、市场需求等角度,来向公众全面解析这个SLS激光烧结3D打印大厂的过去与未来;同时也以之为例,窥探出中国3D打印行业一个奋斗的缩影。
                △合影。从左到右:南极熊黎海雄、盈普三维CEO翟莲子、盈普三维董事长招銮
                 
                一、创业历程
                 
                南极熊:很高兴可以专访招总。您从事3D打印行业有20余年,见过了许许多多3D打印企业和技术的起起落落。请问招总的创业经历是怎么样的呢?
                 
                招銮:
                 
                起源于生产力促进中心
                 
                我1998年大学毕业,然后进了当地的政府工作。在政府工作的时候,单位要创办一个生产力促进中心,下面有工业设计平台、3D打印的服务平台、快速模具制造服务平台。当时我具有这方面的专业背景,所以政府就委托我去创办生产力促进中心,以及这三个平台。那时候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轻工业也非常发达,企业很重视研发,所以平台的发展速度也非常快。在短短几年内,我们就从两个人发展到300多个人,然后销售也突破了5000万。服务平台固定资产的初期投入主要是由政府,实际运营是我来做,独立核算盈亏。
                 
                当时业务技术生产人员大部分是社会上招聘的,固定资产的二次投入也是靠平台的运营赚钱收益来做再投入。这个服务平台在发展的过程,帮助了本地很多中小企业去创新产品。服务平台作为一个企业,本身它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和机遇。我们在经营的过程里,也会遇到经济环境的波动对平台销售规模的影响;科研持续投入资金的准备;会遇到客户的坏账;甚至也会遇到员工出去了在同业恶性竞争;在使用国外的设备时候,高昂的维护和使用成本等各种各样的挑战。
                 
                放弃公务员身份,选择企业经营
                 
                后来随着服务平台的规模越来越大了,我作为机关公务员的身份也跟企业负责人身份有所冲突,跟当时政府的政策规定有不一致性,所以我在2003年的时候就主动放弃了机关公务员的身份,完全投入到这个平台的经营管理。平台经营大概10年以后,最终我自己选择了创业。经营平台期间,我们发现3D打印确实可以解放传统工艺对设计的约束。当时3D打印的技术也并不非常成熟,也没有现在这么高度而广泛的政府和资本关注度。
                 
                同期国外的技术虽然先进,但是它的使用成本非常高,售后服务有时候也跟不上。早期我们一直看着同行,比如联泰、恒通、滨湖机电、北京隆源公司的创立和成长,我们也相信3D打印装备已经具备了开发的土壤,具备了市场的条件。
                 
                所以在2003年的时候,我们就组建了团队,启动了3D打印成型工艺和设备的研发。
                 
                涉及产业链环节太多,削减业务范围,专注3D打印
                 
                我的创业的过程是跟3D打印密切相关,但同期我们也做了很多其他方面上下游的事情。比如工业设计,比如3D打印后的模具的制造,以及量产这一块,一开始是从应用入手的。从帮助企业研发产品,然后帮助他们去试制,帮助他们去小批量试生产,在产品大批量生产前的从概念设计到小批量生产,我们都涉足了,后来才慢慢的做成了自己的3D打印机。
                 
                后来我们觉得在整个链条,如果我们都参与的话,会涉及到几个领域,比如设计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模具它本来也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我们同时都提供给用户的时候,我们当然会带来更广阔的用户,但是对于我们自己的手上资源来说,我们并不能所有都去参与!所以在创业的时候,我们就选择了聚焦在3D打印这个环节,然后对耗材和设备进行深度的开发,研究怎么样结合国内的情况去做出适合国人使用的设备。
                 
                二、中国高校3D打印技术的产业化
                 
                南极熊:以前国内有很多从事SLS技术的高校和研究所,并且做得挺不错,例如湖北武汉的几所大学,也孵化出来了一些3D打印公司,但现在也发展得比较艰难?您是这个领域的技术专家之一,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招銮:我觉得研究所和企业都是一个组织,但决策考虑的重点是不一样,运行的机制、经营的目的也是不一样。研究所更加倾向于做科研方面的一些研究;而企业以盈利为最终目的。企业,它可能更加关注商业模式、商业的人才、成本优势和运营效率。比如,同样是做3D打印机,如果是研究所的体制去做,他有可能花三个月时间来去做这个设备;对于企业,可能算完账后,发现要30天把这个设备做出来,卖到市场上。企业营运效率跟研究所来比较,要大幅度提升效率才能有它的商业价值。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北京清华大学,当时研究的重点分别是激光烧结(SLS)、光固化(SLA)、热熔挤出(FDM)的三大主流技术。他们都孵化出来相应领域的产业化公司。
                 
                盈普团队作为3D打印的老兵,也在探索技术驱动型的企业如何取得更高的商业成就,我相信研究所孵化出来的公司所面临的问题跟盈普所面临的问题也是一样,如怎样让技术和经营人才搭队干活,怎样获得投资者在技术积累过程的认可和怎样让成功的客户迈向更成功等等。待这些问题解决了,盈普就有生存发展的理由和服务更多客户的机会。
                 
                 
                三、3D打印行业发展太快,你是否错过了什么?
                 
                南极熊:您开始SLS这个技术已经很久了,但整个3D打印行业的发展非常迅猛:例如美国Carbon为代表的高速光固化技术、美国Desktop metal为代表的低成本金属3D打印技术,甚至有的光固化类创业公司对南极熊说过,“我们的技术,同样可以实现高性能的材料打印,但在打印速度和表面质量上,远超SLS技术,到2025年,可能SLS技术会被淘汰”。很多其他相关技术的公司发展都非常快,SLS路线总体上慢得多。就连中国另外的开始也是做SLS 3D打印公司,例如华曙高科、易加三维等,都把重心转移到SLM金属3D打印等领域。创业过程中,您有想过自己错过了什么吗?或者做错了什么吗?
                 
                招銮:这个问题我觉得问得非常好,我们也在思考我们错过了什么?20年的时间,对于很多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觉得它会是很长。但是对于经历过的人来说,可能他显得也很短。回顾我们国内今年科创板的成功IPO的企业铂力特,以及在业界取得了一定成就的公司,其核心团队大部分都是十几年如一日地经营着,在一个领域里面去做深入的研究和经营。
                 
                激光烧结高分子材料3D打印技术,它确实有很多优势,也曾经是最快的打印工艺方法。但是随着其他打印方法也在出现和进步,相比之下可能大家觉得他慢。3D打印一个零件,到最终用户使用的话,它除了打印效率以外,材料的特性以及长期使用的性能也是非常重要的。目前来看,我们觉得SLS烧结材料的多样性、打印的效率,以及装备的改善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整个市场规模我们相信还是会快速增长。
                 
                另外,我想补充的是,不是只有新技术才是创新,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进行优化、实现规模化应用,这也是一种创新。不单是3D打印领域,几乎在所有的领域里都是美国人发明新技术,然后中国人进行产业化和规模化。而盈普的SLS目前是最接近产业化和规模化的,这就是盈普的优势。
                 
                从过去经营的经验,以及未来的预判来看,我们觉得如果聚焦在SLS上,我们仍然可以保留双位数的增长速度。我们希望把技术做精,把工艺要吃透,把这个设备做成智能化,结合当下的批量生产需求。
                 
                20年来,我觉得创业的过程本来就是非常煎熬,像雷军说“创业本来应该是阿狗阿猫做的事情,如果没有莫名其妙的自信的话,是坚持不下来。”
                 
                我们是坚持下来了,在过去的20年内,回头去看我们不一定有错过某一个具体的技术或者是产品,我们可能会错过了某一些与时俱进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盈普公司也在积极在探索,下一步我们怎么样去在商业模式上做创新,对接更多的资源,引入更多的人才来帮助公司和帮助工艺在业界获得更大的应用进展。
                 
                四、盈普3D打印,如何在市场立足?
                 
                南极熊:目前盈普的技术、产品、应用,发展到什么样的阶段了呢?有哪些应用领域潜力是比较大的?
                 
                招銮:经过这么多年后,我们开发了两个系列,一个是S系列的卓越版,另外一个是P系列的性能版。S系列是我们和Stratasys公司合资时候共同开发的高性能激光烧结打印系统。P系列是我们和Stratasys合资前以及合资后做了多次改良和升级的完全针对亚洲用户的一个版本。
                 
                △盈普S系列卓越版激光烧结增材制造系统
                 
                △盈普P系列性能版激光烧结增材制造系统
                 
                未来我们希望把核心工艺和一些A.I.技术和自动化技术打造了新一代的产线,适应当下越来越多的批量生产需求。
                △盈普P360+PPS 生产阵列
                 
                通过3D打印产线去完成塑胶零部件中小批量的量产,我们预见它有比较高的成长性。所以在2020年,我们打算推出第1代的3D打印产线,到时候会有更多惊喜会告诉大家。
                 
                南极熊:以产线的方式去推出,并不单单是3D打印设备?
                 
                招銮:对。核心的工艺还是激光烧结,只是它会融合机台、单机台、融合AI/融合自动化管理的思路来打造产线,减少对人力的需求。
                 
                南极熊:对于商业模式,以前很多3D打印企业可能是靠卖设备、卖材料,但是从现在来看,单单靠这两个环节好像已经不太能支撑一个企业的快速发展了。比较突出的美国carbon,设备只租不卖,打印鞋、打印头盔、打印坐垫等,以租赁设备、消耗材料、研发工艺为客户提供完整批产方案,与相关领域的龙头企业进行产业化应用。盈普在产业应用上,有着自己一套什么样的有效打法或者说套路?
                 
                招銮:对于3D打印来说,中国和美国的生存土壤不一样,目标市场不完全一样。Carbon是在一个创新高度发达的国度,原来的模型制作和小批量打印这个市场已经是非常成熟。Carbon要新进入这个原来的市场的话,很难支撑它们高速发展,所以他们选择不一样的路子。
                 
                我们中国情况有点不一样,工业级3D打印虽然已经出现了快30年,但在企业广泛使用,也就是五六年前才开始,之前大部分都是研究所、学校,或者是极个别的工业企业在用。现在大量工业企业愿意使用了。因为传统的模型加工方法,由于人力成本等原因造成相对成本也越来越高。3D打印由于自动化程度高,所以单位成本相对来说低。
                 
                我相信在过去的5年和未来的5年,国内仍然有很多机会是提供单机台给企业去代替原来的机床去做功能模型,或者是小批量打印,同时又掺杂着批量生产的机会。所以盈普的土壤和未来的机会,跟国外是不一样的。我们不应该放弃现在的高性能模型3D打印的市场。
                 
                所以盈普所做的事情,不能完全参考美国最先进的模式,还是要参考我们自己所在的市场,结合我们手上的资源以及我们客户的需求,来定我们的套路。这可能看上去更保守一些,但是我觉得这样更容易在国内获得成功,让用户用得起我们的设备。
                 
                南极熊:从另外的技术路线来看,例如SLM金属3D打印的巨头德国EOS公司,设备出货量逐渐被新兴的像Desktop Metal、Marforged等一类的创业公司所追赶甚至超越。您对此有何看法?
                 
                招銮:首先我觉得这个市场是多样化的,不是说一个技术能够统治整个市场,一枝独秀不是春。我觉得EOS能够依赖原来的激光烧结金属技术能做大,现在出现了低成本的金属打印方法也能做到,说明这个市场本身的规模在扩大。对于谁会发展得更好,我作为一个局外人,也很难判断。我相信各有各的活法。
                 
                每个技术工艺3D打印出来的零件的品质,以及尺寸大小都有所不一样。所以可能造成虽然在某个阶段落后了,但是当用户实实在在的去比较的时候,可能又会回过头。
                 
                南极熊:由于不同的行业,有着不同的材料性能要求。盈普作为3D打印设备和工艺的厂商,是怎么样和材料的源头厂商去做一些合作呢?
                 
                招銮:这个问题也问得非常好!因为很多人都问我们盈普有没有做粉末材料?当我告诉他,我有材料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不生产材料的时候,他们都会觉得很惊讶——因为你不生产原粉,意味着你的成本会高一些;你不生产原粉,意味着你的产品在粉体方面没有控制核心的技术。很多人通常都会这样考虑。
                △盈普即将发布的Precimid1171 FR 阻燃尼龙材料,可以达到V0的最高级别阻燃效果,并且正在接洽获取航空阻燃认证
                 
                其实我们盈普团队,在2003年的时候就已经对3D打印的粉体做了一些初步的研究,自己也尝试过,后来发现我们并不是一个化工的企业,我们的核心团队主要是机电一体化的团队,不是化学方面的专家,而化学方面的专家在我们的合作伙伴里面有很多,所以选择了跟合作伙伴合作,他们提供原粉,我们对材料配方进行调整,然后把粉体应用在我们的设备上面。我们相信通过和合作伙伴的合作,会让材料的种类更丰富,技术迭代的步伐更快速,未来可以提供更丰富多样的材料给用户使用。
                 
                南极熊:3D打印出来的眼镜框,是终端消费级的应用,如果要走向大量的市场应用,它会存在一些什么样的问题?
                 
                招銮:这是B2C的市场。我们企业过去的发展,主要是依赖于B2B。我最近也看了一些说法,三年前很多企业做B2C,发现B2C不行了,然后又回到B2B上。
                 
                盈普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以B2B为基石的,我相信未来B2C的市场确实会出现。在什么时候出现?当3D打印的效率进一步提升,零件的品质和稳定性进一步的提升,那个时候市场就有了土壤。我们盈普会聚焦在更智能的打印、更低成本的打印、更高效率的打印上面,通过提供比较有竞争力的解决方案,由我们的合作伙伴来渗透到各行各业去。
                 
                五、未来5到10年的愿景
                 
                南极熊:盈普已经发展了那么长的历史,对于未来5年或者说10年,您有着什么样的愿景呢?
                 
                招銮:我们核心团队和我都是专注3D打印的老兵,感觉有点惭愧,因为我们看到你们更年轻的企业用更快的速度取得更大的业绩。
                 
                对于我们这些老兵来说,我们确实感觉到压力,需要用更快的速度去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未来的5年,我相信整个市场会快速成长。首先我们盈普要达到这个行业的平均速度,甚至要超过平均速度,确保我们自己在发展的大潮里不会掉队,这样才有机会服务好我们自己的用户。
                 
                我们希望在5~10年内结合传统的制造业,能够把激光烧结批产化推动到传统制造业里使用,在3~5个传统的制造业领域落地生根。
                 
                △视频:南极熊专访盈普三维董事长招銮——创业需要足够的自信和坚持
                 
                六、跨国大外企高管,加入盈普
                 
                南极熊:今天也有幸采访到盈普的CEO翟莲子翟总。南极熊了解到您过去一直任职于大外企,包括GE、Stratasys等。作为女性高管,是否会比男性高管付出更多一点?
                 
                翟莲子:我发现大家都喜欢问这个问题。男性和女性的生理特点和性格特点不太一样,在工作上的要求肯定是有所不同的。更多是一些个性化的差异。但是从工作的角度来讲,尤其是在外企,相对来说体制比较完善。因为机构庞大,所以上传下达、横向沟通的能力显得尤其重要。因为你做任何事情,更多的是集体决策。外企基本上都是以结果导向的,就是说我们群策群力制定下来的一些战略大的事件需要执行,需要拿结果来说服别人。从沟通能力和执行能力上面,我其实觉得女性高管更有一些优势。
                 
                南极熊:您上一份工作是作为Stratasys大中华区总经理,见证了这个全球3D打印龙头在中国市场的强大地位。有哪些事情是让您比较难忘的呢?
                 
                翟莲子:Stratasys确实是行业顶尖的公司,有非常好的研发能力,团队运营的能力也非常强。
                 
                Stratasys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2017年年底,把全球最新最大的一个Stratasys应用中心建在上海,当时我们搞了一个比较盛大的开业仪式,请了很多行业人士,印象中可能南极熊也参加了。
                 
                3D打印行业领先的科技应用,其实还是北美和欧洲相对来说比较领先一点。中国是最近的这几年才迅速崛起的。国际巨头对中国市场的期待和投入,我觉得非常明显。
                 
                 
                南极熊:当我们南极熊得知您离开Stratasys、到了盈普的时候,我们还是觉得比较惊讶的。这其中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翟莲子:其实我觉得难以演绎成一段故事,对我来说,是一个比较自然的决定!
                 
                大家知道,盈普之前是和Stratasys是合资的。我和招总,还有我们的核心团队,都是同事。在合作的这几年里,其实我是对盈普公司的技术积累和团队的能力是比较了解的。我也很看好SLS这种技术在市场上被应用的潜力,它是一个适合工业批量化生产的一个3D打印技术。中国的3D打印发展越来越向后端去发展,就像最终制造和批量化制造,这几年逐渐肯定被市场接受。
                 
                我在外企工作了很多年,对企业的运营有些心得。我很看好这个市场,希望能亲手打造一个有自主知识产权、能够对市场做出快速反应,有生命力的中国3D打印品牌。
                 
                所以加入盈普,其实是比较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一个事情。
                 
                南极熊:那么目前加入盈普有一年多了,盈普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翟莲子:变化其实是一直都有。盈普这个团队是一个经过很长时间积淀的团队,前期的积累主要是在研发和生产上;我加入以后,对品牌的建立,人员的配置,市场的拓展进行了全新的尝试。去年下半年我们成立了全新的商务团队,并且重新打出了“盈普三维“这个行业老品牌,聚焦手板等重点市场,并且做了大量的技术推广, 让大家认识到SLS技术的广泛应用。
                 
                商务团队其实是围绕着客户的需求和变化来执行工作重点的。我们市场定位,首先是国内的手板行业,我们了解得比较深。它做集合的加工服务,市场客户有什么需求,它能够最先反映出来。目前做了一些行业内的龙头客户,例如华南地区的科恒,是手板行业的龙头企业。在另外一些行业应用上,比如像汽车、电动工具、医疗等,我们都有一些很好的客户进行合作;不单是用我们的产品,销售合作,在应用端和材料也在尝试共同开发。
                一个企业,它只有围绕着市场的变化而去而去解决行业的痛点,解决客户的问题,它才能有长久的生命力。
                 
                大体上,盈普在过去一年多,有下面的五大变化:
                 
                ①组建强有力的专业化团队。快速成立销售部、市场部、应用部和商务部等职能部门,并形成以华东(盈普上海总公司)、华南(盈普中山分公司)、 华北(盈普北京分公司)的区域管理分布,并完成各区域业务的划分,且针对汽车、医疗、消费品、航空航天和教育等行业的应用需求再进行解决方案细分。相较于过去的产品研发单一模式,现在的盈普有了更加专业和系统的商务管理模式。
                 
                ② 建立更加完善的售后服务团队。工业级的3D打印设备是一款对操作和维护环节要求非常高的产品。盈普的售后团队可以满足在与客户完成设备交付之后实现实时的售后问答、报修处理、现场指导等服务支持。一年多来,盈普的售后服务团队得到了客户们的大力认可,在这里我也代表公司为我们的售后服务团队点个大大的赞。
                 
                ③全新的盈普对市场反应速度更加迅速。2018年底,盈普通过实地了解手板业市场服务现状,迅速总结手板服务的行业痛点。以稳定性、性价比、安全性为研发前提,经过不断的升级和测试,于2019年7月盈普便推出了P系列3D打印设备及升级版PPS清洁处理系统来满足客户需求。而且,盈普接下来将针对市场上不同的打印需求陆续推出多款新材料,比如PA6、PEEK INE、PEEK MED等创新应用。
                 
                ④建立业内强强的战略合作模式。
                与联泰建立了战略合作模式,联合双方的业务资源优势布局手板市场,推动手板加工业SLS与SLA的技术优势互补,实现商业共赢。
                与上海交通大学生物医院工程学院共建医用激光烧结3D打印联合研发中心。这一举动预示了盈普在尼龙3D打印技术医疗应用领域的决心和前景。
                 
                ⑤不错的成绩单。在专业化的市场运作和盈普产品的口碑影响力下,结合全新管理模式的推行,2018年至今1年的时间,盈普陆续签约了手板、电工工具、家电、汽车等多家领军行业,取得了非常不错的销售成绩单。相信这份成绩单在盈普今后的发展历程中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通过不断的与市场需求接轨,不断的技术革新与应用研发,盈普实现自己的企业愿景。
                 
                七、3D打印的应用除了2B有市场,2C也有大潜力
                 
                南极熊:对比其它3D打印技术,SLS技术在近几年发展速度比较一般。现在市场上对高性能的3D打印需求越来越多,特别是出现了一些2C端的应用,例如鞋子、眼镜等,反过来促进了SLS 3D打印的市场需求。你们怎么样看2C的市场?
                 
                翟莲子:是的。从需求端看,出现了原型到过渡到最终的直接制造这样一个趋势。另一个趋势,目前很多3D打印装备企业和材料企业,应用还主要是在B端,在B端企业客户,其实我们也看到了,C端的巨大潜力。中国本身是一个制造大国,也是一个消费大国,中国电商发展这么迅猛,其实就可见一斑。我们觉得C端的机遇在于定制化的消费品。
                 
                其实我们已经看到,有一些国际巨头在准备这些事情。亚马逊其实从一直在准备这种定制化的在线订购方案,网站平台上已经有定制化板块了,你可以去下单,做一些定制化的消费品。国内的大电商,阿里、京东其实也在筹备。
                 
                我觉得源动力来自于,现在进入了2020年代,消费主体年轻化了,可能消费主体从70后、80后变成90后甚至00后了;到2020年、90后都已经30岁了,社会上新的消费主体就是90后、00后为主了;这一代人的生长环境和前面这几代人完全不一样的,它更加追求个性化。
                 
                所以他们成为消费主体以后,这种消费习惯会大规模拉动终端定制化消费品的需求,我个人非常看好C端市场应用。3D打印本身就能够实现这种定制化,而且是很重要的技术组成。我觉得,随着材料的多样化,设计师和设计思路的多样化,和3D打印技术更加的亲民化,这种态势应该会越来越明显。3D打印C端应用的潜力会逐渐被激发出来。
                 
                中国的设计和执行能力,从设计到落地,到出新产品的能力很快,而且国内有很成熟的产业链,我觉得应该比美国要快。
                 
                八、3D打印:新技术的崛起、老工艺的竞争
                 
                南极熊:现在惠普的MJF喷射技术、国外的高速烧结(HSS)工艺、EOS的LaserProFusion技术等,都声称可以超越一般的SLS技术,特别是在批量化应用生产上。而盈普三维目前专注于SLS技术,会不会担心技术路线的选择上会逐渐落后?你们有着什么样的自己的优势呢?
                 
                翟莲子:其实处在这个行业里,我们对所有的新技术的出现都很关注。最终来说,我觉得3D打印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态势。因为每一种技术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板,应用场景也都不太一样。一些新的技术速度很快,能够节省时间,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好的一个卖点。
                 
                但是任何新技术出来以后,都需要时间和市场的验证。效率的提升是不是真的那么明显?真正使用的时候,耗材会不会很贵?对客户来说,考量的是一个综合性价比。有些技术可能前期投入的成本很高,使用成本也很高,虽然速度快了一点,但是综合使用下来的话,可能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高的性价比。而且客户是庞大的集合体,有高端的用户,有对速度极其追求的用户,也有对价格和成本极其在意的一些用户,非常多样化。
                 
                关于技术与市场的关系。市场的需求是可以创造的,技术的“百家争鸣”正好能创造需求,因此盈普不但不畏惧竞争,而且欢迎竞争,希望看到更多新技术的出现,与同行一起把3D打印的蛋糕做大。另外一方面,并不是需求影响了价格,而是价格影响了需求。作为国内聚焦高分子SLS的盈普,在设备的性价比上是走在行业前面的,因此,更高的性价比是盈普追求的目标,也是创造3D打印市场需求的利器。
                 
                我们后期的发展,因为团队的基因是对SLS技术非常了解,对装备和工艺都非常了解,本身也做了很多打印服务,对打印服务使用中的问题和痛点也非常了解。我相信我们的定价和产品,都是符合市场需求的。
                 
                南极熊:3D systems 和Stratasys这两大3D打印巨头,市值都是从最高的100多亿美元,跌到现在的10亿美元。但Carbon、Desktop Metal、Formlabs等近几年新型起来的创业公司,从0开始,估值已经超过十亿美元甚至达二三十亿美元,远超老巨头了。你认为市场为什么会给出这样的估值呢?老巨头是不是被低估?后起之秀是否会存在很大的泡沫?
                 
                翟莲子:其实估值,是投资的一种预期。我们看到这些估值大的公司,其实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的技术可以被规模化用在批量的生产制造上。Carbon这个公司,我个人是很看好的。几年前,其创始人Joseph DeSimone博士到中国访问的时候,我跟他见过面,当时他已经拿出来了很多新材料做成的样件和最终产品。因为Joseph博士他本来就是研发材料的,所以他的团队有非常强的材料研发能力。
                 
                最近Carbon公司CEO也有了变化。Joseph 转型专注搞研发,新的CEO是原来杜邦的董事长Ellen Kullman,她在重建专业化的经理人团队。
                 
                所以我觉得这种有很强的技术研发能力,有专业化的管理和市场运营团队,前景可期。
                 
                 
                △视频:南极熊专访盈普三维CEO翟莲子——SLS 3D打印不惧技术竞争
                 
                 
                九、专访后记
                 
                通过本次关于“盈普:SLS 3D打印应用市场空间大,不怕新技术竞争”的深度专访,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在SLS 3D打印领域有着深厚积累的中国团队,在“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快速行业发展中是怎样坚持到现在,并颇有信心地走向未来;这也是整个3D打印行业中一个充满奋斗的缩影。盈普植根于全球最大规模的中国制造业市场,已经开始在手板行业发力,服务好本地用户,打造适合中国使用的3D打印品牌。
                 
                对于南极熊来说,从2012年起,我们本身专注于3D打印也有8年,见证了行业内大量的衰落、崛起、市场厮杀、技术竞争。我们自己也反思:“坚持3D打印那么多年,有错过了什么吗?”
                 
                我们肯定错过了很多机会!但我们就是抓住了“3D打印”这一个。
                 

                 

                不只是3D打印,还是其他行业、其他事情、其他人,只要你认定了,南极熊希望:相信你所相信、坚持你所坚持!

                我爱玩棋牌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摩比棋牌---HOME_Welcome 035棋牌手游官网 亲朋棋牌---首页_Welcome